— 梵高先生 —

情人节清晨,她打电话给我想要去旅行
行啊,那就出发吧

我俩在这呆了三天
不买纪念品不扎彩辫不请导游
走哪算哪
白天慢慢晃
晚上也慢慢晃
像平常一样扯扯卵谈拍拍照

第二天晚上
我们走进一家酒吧
我本身就是一个奔放的女孩子
人生中第一次喝得烂醉
回客栈的途中一路狂吐
现在想想我没一头栽进沱江已是万幸

那晚做了些出格的事情
并不觉得对不起自己
却是觉得对不起她
大概是因为辜负了她对我的期望吧

评论

2016-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