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梵高先生 —

也许很多人提笔开始写下一些文字的时候都不知道改记录下什么,大脑就是一片空白,毫无思绪,但就是想要写下这些明媚忧伤的文字。

现在的我也是这般模样,或许是出于无聊,或许是想捕捉昨日剩余的灵感,再或许是想充实自己最近才拥有的博客。

每一次满心欢喜的提起笔来刷刷刷的写下这样的开头,然后又会停下笔来问自己接下来要写些什么。原本说好要尝试着写写散文,却写着写着又忘了散文是什么,或者在自己的印象里,散文就相当于随记吧。和其他的大神相比,我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文盲。

看着窗外砌得差不多了的高大楼房,突然想对时间发表些许的感叹,想起吴忠全在微博里写道的一句话。

“又要见到老友了,时间过得真快,时间过得真慢。”

去年的这个时候这栋楼房貌似也才打好地基,亦或是矮矮的两三人高的玩意被绿色的网状物给包裹起来,(因为不知道确切的名字,就让玩意给代替了吧。)太久没有往窗外张望,或是每次张望都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楼房,不知不觉的被绿色网状物包裹的东西变成了几栋灰色上档次的电梯房。

以前一直觉得建房子的人都会好伟大,后来知道操纵这些的是叫做包工头的职业,或许吧,毕竟我对房地产没研究。而现在,自己的父母也因为这个职业出了远门。听说包工头可以挣大钱,我也希望如此,我希望他们回来的时候可以把我的手机给换了,然后能让我多添几件新衣,那样我也可以大摇大摆的出门挣点微不足道的回头率。

下学期就是高二了,高一那个懵懵懂懂自以为是的我,说起来现在开始有些嫌弃。高一的上学期也算是因为懵懂自大而吃了不少苦头。在所谓的磨练中,我跌跌撞撞的学会了成长。哭哭笑笑的荒唐了青春。如今拼死拼活的想要学会成熟,拼死拼活的想要摆脱幼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又无比唾弃自己的年龄。十六岁,是太小了还是太小了,在网上别人问年龄的时候,我说我十六岁,他说你才十六岁啊,对呀大叔我才十六岁。

写着写着差不多也要八百字了,想起老师每次布置作文的时候,字数都是限制的八百字,八百字以下要扣分,超出八百字太多要扣分。写得不好要扣分,错别字要扣分,病句要扣分。

于是每次写完了作文都期待着老师给出的分数。当初抱怨着怎么要写这么多字,如今八百字在小说面前却显得无比渺小。

整整一个暑假,为了零花钱丧心病狂的码了七万字,要死要活的敲字敲到手发软也才勉强过半。这样说起来作家也还算悠闲,每一天码三千字,一年才出一本书,一本书却够自己吃上好几年。专业的网络写手三个晚上敲出十六万字挣五百块钱,够女朋友买上这么几件衣服,再辛苦几个晚上敲到三十万,八百块钱够请朋友唱一次KTV。

如此这般那般的随笔,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拿去充实我的小博客足矣。

 

 

 


评论

2013-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