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梵高先生 —

我们彼此都已年迈,你的离去我是否可以怪罪上帝。 拿着你的白色衬衫,你离去有一段时间了,但衬衫上满满的还是你的味道。我还依稀记得你穿衬衫时的样子,你总有一个小小的习惯,在穿好衬衫之后会用右手轻轻抚平衣扣。我站在镜子前穿着你的衬衫,有你的模样。

      曾经年少的我们为了爱情山盟海誓,我的无名指上是你家传的戒指,你右手手背偏向虎口的位置上有我最爱的十字架的刺青。

     我还记得婚礼现场,我穿着纯白色的婚纱,你的眼神是痴迷,是沉醉,是幸福,是爱。而现在我穿着那一套婚纱站在橱窗里,你只是远远的望着,我冲你一笑,你却转身走进镜子中。

     年少时在Party上你送我的精致本子,我用来记录我们的点点滴滴,我翻看着这些回忆,又回头看看现在,镜中影随时浮现在我眼前,你是我的镜中影我能看见的只有你,你永存于我的心中。虽然仅仅只是镜中影。


评论

2013-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