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梵高先生 —

“何其有幸,让我遇见你”。这是去年,我想对她说的话。
还记得高中,男朋友的标准要按照她的性格找,每一个想去的地方都要和她一起去,我们一起幻想毕业后。我们不会谈论着各自梦想的生活,因为我们期待的永远都是同一种生活,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她是我的温柔乡。

现在想起来,对于她对于友谊,我做错了两件事情。
我应该和她考同一所大学,这样的话,我们会在大学里有一个秘密地点,每每课间就手挽手的去坐一坐,抬头看看樟树,和透过叶子的阳光,坐在高高的地方晃动着腿,碾死爬上手的小蚂蚁。陪她去收发室取明信片,陪她一起写信和寄信给陌生的人。陪她去洱海、草海,和她一起坐在船只上慢慢游的人不会是她那不解风情的男朋友。
我更不应该有男朋友以后就不与她联系。

从去年暑假开始,我们就变得不再和从前一样了,陌生多一点,熟悉少一点。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里,除了聊聊男朋友也不知道再聊些什么。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是我和她愈渐分道扬镳,我又何尝不向往草原和大海?只是我埋头于谈一段肤浅的恋爱和苟且的生活,身上文艺的气质早已褪得一干二净。所以我们渐行渐远,不仅羡慕她,甚至嫉妒她。

她曾经是我的温柔乡,
真的好想
好想回到她的怀抱。

评论

2017-08-12